Thursday, 31 May 2018

當一切不那麼難受時:《活着告訴你》(Live to Tell)



前陣子,我給自己一個挑戰,就是讀一些嚴肅文學。

顯然是失敗了,我試着讀過幾部作品,可惜都讀不完。只怪我一點都不嚴肅、貪新鮮、沒耐性……說到底,就是沒甚麼修養。

正當我以為自己已經不再喜歡閱讀文字之際,我在圖書館遇上這本《活着告訴你》。懸疑小說啊,好久沒讀了,大部份好看的懸疑小說都偏向是商業性質,即是節奏快沒冷場、一個角色以上的 POV、內容豐富、少量的感情發展、以及大量的親情或有關正義感的描述。

《活着告訴你》(Live to Tell)有一條主線,兩條副線,後段三線連成一線。主線是一個女幹探接到一宗滅門的案件,一個殷實、藍領家庭的一家五口死光了,初步看來似是抵受不住經濟壓力的父親發難殺死老婆和三個孩子,再舉槍自盡;但女幹探覺得沒有那麼簡單,結果在四十八小時內,再發生另一宗相似的案件,但表面上兩個家庭完全沒有相關、重疊的地方。副線則是一個兒童精神科的女護士 Danielle,她九歲時也經歷過全家慘死,酒鬼父親用槍殺了母親,殺掉她的哥哥姊姊後,再來到小女孩的房間飲彈自殺。 Danielle深受過往的悲傷和憤怒而困擾,她覺得是她害死全家,如果她肯好好聽話,可能爸爸就不會失控;也正因為她失去了可貴的童年,長大後她成了兒童精神科的護士,希望可以幫助那些沒有正常童年生活的小朋友。

另一條副線是吸引我讀下去的原因,因為作者利用一個小小的技巧狠狠地把我騙了,讓我覺得她有點料子。

這是劇透的最後警告。

但你很可能不會去讀這書,又或者你已經讀過,所以我還是會繼續說下去。

這二條副線在書背的簡介提都沒提過,而一開始的兩章,講的是 Danielle兒時那個有暴力傾向的父親,以及女警探如何懷疑那個藍領的爸爸可能會失控做出殘暴的行為。來到第三章,那是一個女人的 POV,她正在家中小心翼翼地服侍「他」,一個簡單的錯失,就把他激怒了,他開始對她破口大罵,並追打她,當他發現她把廚房的刀鎖起來的時候,更加暴跳如雷,她只能馬上衝去拿鎮定劑,她給他餵藥,讓他去睡覺,睡前,他跟她說:「我會很快殺了你。」她看着他沉沉睡去,撫摸他的亂髮,想起他還是嬰兒的時候,沒錯,他是她八歲的兒子。

好可惡,竟然把我騙得如此通透、完完全全地騙了。拜託,我才讀了兩章,還沒有準備好跟你鬥快找出兇手,這簡直是詐騙!不過,我想這就是懸疑小說最好玩的地方,除了一邊讀一邊猜誰是兇手外,作者還會用他的文字把讀者玩弄得一榻糊塗。

順帶一提,書中不時出現的打情罵俏對話也十分可愛,主要是令故事沒有那麼沉重。雖然最後的結局其實沒有完全說服我,但這故事還是很富娛樂性,高潮位非常緊張,略嫌短了一些。最緊要是 Happy Ending,如果是像 Jodi Picoult那種叫人心痛的結局,我會瘋掉。








她不在乎別人怎麼說——
即使孩童命案令人難受,但只有等到哪天她感覺這一切不那麼難受了,才是她辭職的時候,顯然現在還不到。

——《活着告訴你》(Live to Tell)


















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